阅读新闻

刘家富:把大黄鱼从“灭绝”边缘拉回来

[日期:2022-07-03]

  “这个荣誉分量很重,是对基层一线千千万万的科技工作者,尤其是对水产科技工作者的肯定。”2021年“最美科技工作者”刘家富,被称为“大黄鱼之父”,是福建省宁德市水产技术推广站原站长、农业技术推广研究员。如今,81岁的刘家富依然时常同省内外的同行探讨大黄鱼等海水鱼资源保护与繁养问题,乐此不疲。

  上世纪70年代前,我国大黄鱼年均捕捞量约12万吨。但由于过度捕捞越冬群体,从1974年起,浙江舟山大黄鱼产卵渔场捕捞量开始连年下降。

  “再这样下去,大黄鱼迟早会灭绝。”当时在连江县水产技术推广站工作的刘家富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为了研究大黄鱼人工繁养技术,刘家富去了专门做繁育的官井洋产卵场工作,边干边学。1985年“大黄鱼人工育苗初试”项目终以1万元经费立项研究。

  研究并不顺利,“当时在三沙海带育苗室中临时建了3口小水泥池,利用在官井洋产卵场人工授精获得的受精卵,运至那里孵化并培育出7343尾全长2厘米多的鱼苗。但若再拖几天验收,这些鱼苗都会死光,因为它们患有一种高度不饱和脂肪酸的营养缺乏症。”一股不服输的韧劲让刘家富不断攻克难关。

  1987年,刘家富带领团队以20尾人工培育的亲鱼进行人工催产试验,收集到了1万多粒受精卵,最终育出100多尾鱼苗,这宣告了大黄鱼全人工繁育技术的突破。1990年,他们完成了104万尾批量全人工育苗。

  为了坚持养殖试验,他带领“大黄鱼养殖技术开发”项目团队因陋就简、艰苦拼搏,闯过了艰难的4年。到1995年,项目研究终于有了起色。不但解决了大黄鱼生长缓慢问题,建立了大黄鱼网箱与池塘养殖的全套技术工艺,还指导养殖户试养获丰收。

  刘家富团队终于啃下“大黄鱼人工繁育和增养殖技术”这两块“硬骨头”。让大黄鱼成了全国养殖规模最大的海水鱼和8大优势出口养殖水产品之一。

  为坚持大黄鱼养殖技术开发,促进大黄鱼成果转化,同时改变宁德地区水产技术推广系统的队伍不全、手段落后、经费短缺的状况,刘家富于1992年主持创办了宁德地区水产技术推广试验场。“5年拼搏,我们把试验场建成具苗种繁育、环境监测、鱼病防治、技术培训、科技信息等功能的科技部农村科技服务体系建设示范单位,并培养了百余名不同层次的鱼类繁养技术人才。”刘家富说。

  2003年,刘家富当选宁德市大黄鱼协会首届会长。他又从头开始,把工作搞得热火朝天,服务对象扩展到整个渔业,终把“大黄鱼协会”扩为“渔业协会”。

  本应于2000年退休,但他退而不休,现仍为大黄鱼育种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兼技术顾问、国家海水鱼产业技术体系顾问等。

  在刘家富看来,职业坚守和担当非常重要,是不断前进的力量来源。(记者 马爱平)

  《高速铁路设计 基础设施》(IRS 60680:2022)由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科技和信息化部、中国铁路经济规划研究院有限公司等单位专家主持,法国、德国、日本、西班牙、意大利等十余个国家的20余名专家参与,历时4年编制而成。

  当发生气体泄漏时,即使是少量有害空气污染物也可能影响室内空气质量,因为天然气是由靠近人群的设备使用的。

  研究人员提出,双腕存在肌肉吸盘和用于侦测猎物的锥状感觉附属物,说明罗讷河陷阱幽灵蛸是一种主动捕食者。

  美国宇航局(NASA)的双小行星重定向测试(DART)任务是全球首个针对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全面行星防御测试。

  近日,一项针对北京雨燕迁徙行为的追踪研究成果在国际期刊《运动生态学》上正式发表,首次精确揭示了北京雨燕迁徙生态学规律。

  交易场所提供者应当尊重场所内(平台内)经营者的经营自主权,不得强制或者变相强制场所内(平台内)经营者参与价格促销活动。

  研究人员称,将钙钛矿与铜铟二硒化物或铜铟镓二硒化物等其他材料结合,有望催生柔韧而轻便的串联太阳能电池。

  通知明确了总体要求和主要任务,要求加强组织领导,发挥国家科技计划项目和创新基地平台依托单位的引领作用,加强科研助理岗位服务保障。

  在发达工业社会,创新设计是处于“微笑曲线”的前段,属于产业链的高端环节,具有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的特点。

  随着直播带货的兴起,一些短视频平台出现了不少实名认证为某医院某科室的医生博主。

  截至2022年6月29日,天问一号任务环绕器已正常飞行706天,获取了覆盖火星全球的中分辨率影像数据,各科学载荷均实现火星全球探测。

  2020年,我国以转让、许可、作价投资和技术开发、咨询、服务方式转化科技成果超过1亿元的高校和科研院所数量再创新高,达261家。

  文化数字化战略为我们擘画了民族文化全景呈现、全民共享和优秀成果享誉世界的美好愿景,彰显了坚定的文化自信。

  “世间不如意十之八九”,在中国科学院院士、天体化学与地球化学家,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看来,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科研领域。

  “三大科学城”科技工作者话心声:为建设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而努力奋斗

  在全球都在抢占制高点的人工智能、量子、前沿生物技术等方向,北京均建设了自己的新型研发机构。面向世界科技前沿,一批战略科技人才及创新团队汇聚,科技“无人区”已经成为首都科研人员最广阔的舞台。

  5月中旬,在定西市安定区西巩驿镇肖川村,正在进行高标准农田马铃薯生产全程机械化操作,从土地平整、深松到覆膜、播种、施肥一气呵成。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医药防治发挥了巨大作用。连花清瘟亦被老百姓熟知。

  近日,国务院关于儿童健康促进工作情况的报告显示,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仍处高位。专家表示,如果儿童的远视储备量低于相应年龄段的数值,则意味着其远视储备量消耗过多,有可能较早出现近视。